黄建辉:中国银行业金字塔必须以壮大民营银行为基础

在过去的一年里,经济学家们就金融部门改革的方向、目标、路径、重点和背景进行了大量的思考和讨论。即将召开的中央财政工作会议可能会对此提出明确的意见。

在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建辉表示,2016年11月,国家相关部委邀请研究院讨论金融业改革问题。

黄建辉及其研究团队对中国、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的银行业进行了系统的比较研究和分析,并于2016年6月向决策者提交了一份重要的前瞻性研究报告。

本报告通过对中、德、日三国银行业发展的综合比较,为中国银行业的改革和发展提出了六点启示和借鉴:一是银行业的发展必须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提高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率;二是要依靠金融供给侧改革,实现银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第三,要构建一个符合现代银行特点、协调有效的新监管框架。第四,应建立一个多层次、覆盖面广、差异性和多样性的新的竞争体系。五是以“五个现代化”(一体化、国际化、轻量化、数字化、集约化)发展战略为支撑,不断提升银行业竞争力。六是做好风险控制,加快机制改革和技术创新,建立综合风险管理新模式。

在采访中,黄建辉认为,中国银行业迫切需要新一轮改革,以重新刺激其制度和机制的新的制度红利。

一个突出的问题是银行发展金字塔的基础太小,需要一个大的基础——中小民营银行的基础必须加强。

在国际银行发展的背景下,你如何看待中国银行业的现状和特点?黄建辉:随着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中国银行业走过了一条非同寻常的道路,朝着去行政化和加快市场化的方向发展。

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中国银行业发展的几个阶段:从1950年到1978年,计划经济时期中国银行业只有一家银行——中国人民银行;从1984年到1993年,中国人民银行被分成几个专业银行。1979年,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相继恢复和成立。1984年,中国工商银行成立。

自1987年以来,招商银行等股份制银行相继成立。从1994年到2004年,随着1994年CDB进出口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的成立,工农钟健原有的四家专业银行转变为商业银行。从2005年到2014年,以交行和建行股份制改革和上市为标志,中国银行业发展进入了从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向股份制上市公司转型的阶段。

上述阶段的特点是去行政化、股权多元化、运行机制逐步市场化和逐步国际化。

到2015年和2016年,在全球银行业背景下,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规模约为29.91万亿美元,超过日本的28.88万亿美元,居世界首位。


工农钟健银行已跻身世界十大银行之列,民生银行也位列第33位。

然而,中国银行业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整个银行体系的所有制结构仍然以国有控股为特征,民营银行严重不发达。

这导致了民营企业融资的困难和高成本。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民营经济总量已经占到国民经济总量的60%以上,国有企业总量约为16万家,而规模以上的民营企业有数百万家,占规模以上企业总量的86%,其中包括个体户在内应该有近5000万家。

从这个角度来看,银行供给主体的所有制结构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方的所有制结构不匹配,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满意度的结构性问题,这也是目前我国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国有企业基本上有足够的信用,融资不是很困难,融资成本相对较低。然而,中小民营企业融资困难且成本高昂,问题尤为突出。

中国银行业第二个最突出的问题是,以建立工农外交关系为代表的国有银行的公司治理没有完全走上市场轨道。用光大银行董事长唐双宁的话说,“看起来像一个形状,但不像一个精神”,因为虽然它已经是一家股份制上市银行,但整个管理模式仍然停留在10年前的管理模式上。

不久前,我听到工商银行和建行战略规划部门负责人在相关场合表示:2005年至2015年的10年间,股改上市的改革红利已经不多了,迫切需要启动新一轮改革,才能重新刺激国有银行体制机制的新制度红利。

工农外交关系的建立正面临着这个问题?黄建辉:显然。

近年来,当我们谈论金融改革时,我们谈论的是利率自由化、汇率自由化和资本市场发展。这基本上是三个句子。

我们应该看到,虽然工农外交关系的建立现在是一家由国家控制的公开上市银行,但其整个管理层,从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命到内部制度和机制,仍然保留着许多旧的模式。

问题的第三个方面在于股份制银行,如肇星银行和民生银行,它们面临着不同的问题。

它主要面临着适应国民经济结构变化、适应国际化、一体化、市场化和数字化发展趋势,实现自身服务模式、服务客户和服务重点全面转型的需要。

民生银行董事长齐宏明确提出在3-5年内建立一个不同版本的民生银行,并决定成立一个研究所来研究民生银行的中长期发展战略。

问题的第四个方面在于城市商业银行的改革和转型,如北京银行、上海银行,这些银行的第三层,也面临着如何进一步去行政化的问题。

这些银行的行政化和地方化特征仍然相当严重,市场化还不够,公司治理还需要改进,服务领域和服务范式也需要转变。

第五个问题是民营银行的长期滞后和发展不足,这是银行体系中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民生银行成立于1996年1月12日,截至2014年,十多年来没有新的私人银行获得批准。

在整个银行体系中,前面提到的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不匹配。在经济发展相对较好的前几年,这个问题可能不太明显。

现在随着整个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尤其是目前,货币政策相对紧缩,因为房价、通货膨胀以及供求结构不匹配的问题更加突出。

当4万亿美元的阀门开得过大时,水就泛滥了,但现在关闭得更紧了。阀门关闭较少,总水量也较少。然而,许多水流向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平台,而中小型私营企业却没有水,渴死了。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

民营银行的发展长期滞后,供给不足。多年来,有关各方似乎对这个问题重视不够?黄建辉:自2015年以来,十几家新的私人银行中只有两批获得批准。

包括江苏苏宁银行和四川新希望银行,但规模相对较小,数量太少,供应能力仍然相对薄弱。

这是当前中国银行业发展中的一个大问题。

目前,大型银行受到体制的制约,民营银行还没有发展起来,门槛特别高,它们也没有加快准入的放宽。

但是,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必须同时发展大、中、小银行。就像城市化一样,大、中、小城镇需要同步发展,才能使人口对城市化的需求与供给模式相匹配,而不是全部流向北京和上海,导致“城市病”尤为严重。

银行业的发展也需要一个大的基础。中小型私人银行被要求扩大金字塔的基础。

现在塔的基础太小了。十多年来,民生银行是唯一一家规模可观的民营银行。

整个银行业体系需要加快塔基的开发建设,增加供给主体,这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