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人民的集体失败值得所有中国人的警告!

温州人曾经在东方被视为犹太人,他们以聪明、勤奋和精明而闻名。

然而,在这个时代洪流的冲刷下,它现在已经崩溃,完全撤退了。在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看看温州人是如何赢得那一年的。

首先,温州的商业思维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有所作为(早期阶段)寻找机会(中期阶段)和投机市场(后期阶段)。1.所谓的改变就是知道什么地方东西贵什么地方便宜,然后再转售。

这正是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时发生的事情。由于当时商品急需流通,这种行为适应了时代的需要。

第一代温州人很能吃苦。他们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里奔跑,只有在鸟儿不会飞,温州人也不会飞的地方。因此,中国改革释放的第一波红利完全是他们的。

2.所谓的“寻找机会”意味着能够洞察商业机会。温州人被称为中国犹太人,是中国对市场最敏感的人之一。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商机,哪里就有温州人。

他们总能捕捉到许多市场机会,最先发现市场需求。他们总能抓住许多市场机会,首先找到市场需求。

这直接促进了温州制造业的发展。在巨大市场的孕育下,温州人竭尽全力发展轻工业制造业。

突然间,家庭作坊遍布全城。温州人的鞋、眼镜、阀门、打火机、服装、变压器、钢笔、印刷品、锁等在国内外都很有名。鞋王、笔王和锁王随处可见。

3.所谓的市场投机意味着人们不再从事生产或贸易,而是在玩资本游戏。温州人在后期给人的印象是他们会投机。

第一批是煎煤。

温州人几乎垄断了山西和内蒙古的煤矿,然后转售并提价。

第二波是房地产投机。

温州妻子的房地产投机者们已经看到他们的价格飙升,无论他们走到哪里。

烤遍全国,战无不胜,赚满一壶钱。

第三轮是猜测。

温州的民间借贷首先活跃在中国,并成为高利贷,尤其是在钱生钱。

由于一切都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温州已经尝到了金融的好处,放弃了工业,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煤炭、房地产和货币投机上。

然而,事情是极其反效果的。这种想法的结果现在是显而易见的。温州人的思想不仅伤害了温州,也伤害了整个国家。中国的房地产投机和高利贷就像温州一样。

在多年的投机活动中,温州不同的企业集团交换了大量的保险,这一错综复杂的保险链把每个人都缠绕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通过相互保险融资获得的资金不是投资于实体,而是用于私人贷款和房地产。

这样,相互保险导致的过度融资进一步膨胀了温州的经济泡沫和资产泡沫。

今天的温州工业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这大大削弱了它的活力。

工厂已经关闭,老板已经逃跑,无数的企业正在挣扎。

温州曾经是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和最丰富的城市之一。

如今,挥之不去的破产阴影仍然笼罩着这座城市空。

温州,过去商业往来频繁的繁荣景象,似乎已经被企业家脸上悲伤的债务表情所取代。

最重要的是:温州是中国的缩影。让我们比较两者。

1.2000年至2013年的高房价对温州开发商来说是十年的巨额利润。

2013年,温州房地产市场从每平方米2000元快速上涨至3000元,至每平方米4万元。

当时,擅长投机的温州人卖房子就像卖泡菜一样。开发商一拍下这块土地,房子就卖完了。

当时,房地产投机者购买几套或更多套是很常见的。

甚至为了在省里找关系买,温州掀起了全国范围的房地产投机热潮,然后放火烧了全国。

从那以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一直不太平。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州的实体经济已经开始面临困难,因为房地产投机正在对实体产业造成沉重打击。

2010年底,资本链变得紧张,老板逃跑了。危机以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开来。

当时,企业和个人售房现象大面积发生,导致房价连续32个月下跌的悲剧。一些商品房从目前的峰值下降了30%到40%,一些豪宅甚至在中间被切断了!后来,温州司法机关拍卖的房屋数量大幅增加。

温州地区法院表示,80%被查封的资产是个人财产,因为一旦房价暴跌,放弃房子将成为正常现象。

因为房地产投机者使用的购房资金基本上来自各种渠道的贷款。例如,在2010年,有人以8万元/平方米的价格买了一排房子,但现在4万元/平方米的市场价格还没有支付。此时,他会觉得再次偿还贷款并放弃供应是毫无意义的。

一旦有大面积的民间放弃供应,整个经济都会受到影响。2013年,在温州市委常委会议上,市委书记陈宜欣首次公布了底层数据:在16项主要经济指标中,温州大部分位于浙江省的底层,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财政总收入等9项指标垫底,4项指标垫底!因此,高房价对温州的影响是毁灭性的!2.工业空新华社由于市场的营利性质,当每个人都发现玩金融远比做工业有利可图时,他们会坚决放弃真正的工业。

当资本流向虚构的金融和投机行业时,它将导致实体经济空集中化。

例如,前几年温州的私人贷款:借款人通常首先通过私人过桥贷款偿还贷款,然后从银行借钱给私人贷款人,从而产生繁荣的私人贷款。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温州89%的家庭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结果,整个温州家庭开始了一个左手赚钱,右手赚钱的生意。

谁还有心思从事物理生产?此外,这种情况在全国迅速蔓延。河南、河北、山东、湖南等地正在学习民间借贷模式。后来,民间借贷崩溃的消息频繁出现在各地。

后来,这款金融游戏披上了互联网plus的外衣,转变为P2P平台,并在全国掀起了一股发展浪潮,在2015年达到顶峰。有多少中国家庭因为这场金融游戏而崩溃,或者他们的亲属互相仇视?没人敢再数了。

2015年,温州商业银行将处置405亿元不良贷款。温州作为中国最具投机性的地区,并没有在产业升级上投入资金,这导致了现有工厂的萎缩和利润下降。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房子越来越高,越来越多,金融也越来越热,但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制造业仍然是低端加工业!我们真的必须保持警惕。

3.我认为将一切私有化非常重要。至于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一种声音想把一切私有化。

在这方面,温州也可以作为参考。温州的民营化程度基本上是全国最高的。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工业增加值比例不到4%。

可以说,温州是中国人民财富积累的代表,财富集中在民间资本手中。

然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用一个地区公共设施和机构的现代化程度来衡量的。

如医院、学校、道路等。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温州个人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显著提高当地的公共服务水平,也没有转化为温州公共环境的同步改善。

尽管温州人有钱,但温州的城市和道路已经破烂不堪,公共服务严重不足,市政建设也远非一个地区。

每个去过温州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交通状况极差。

重要的是,这种交通状况不是由车辆数量有限造成的,而是因为遵守交通规则的车辆很少。

为什么温州人的素质与其财富不成比例?这反映了私有化和公开化之间的矛盾。如果一个地方的公共环境很难被先富起来的当地人改善,更不用说是第一富地区的人驱使第二富地区的人了。

温州一直是高度市场化的代表,但其结果是公共投资不足,公共服务水平低下。

让企业独立发展,但结果是大量真实的企业空;允许私人融资发展导致了私人贷款和房地产等投机行为。

这难道不是一本值得学习的好教科书吗?片面促进自由化而不注重引导,就像道路上没有红绿灯和交警,允许车辆自由通行,并期望车辆通过自由避免拥堵来疏通交通。你认为这可行吗?大多数私营企业只追求眼前利益,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仓促行动或一哄而散的局面。人们认为产能过剩是仓促行动的结果,而阻碍创新是一哄而起的结果。温州危机表明,现阶段经济完全私有化并不可取。

笔者认为,在互联网plus的高度协作平台能够充分发挥其作用之前,政府应该在合理的边界内发挥一定的监管作用。

如何控制它?我们必须让个别优秀企业率先进行技术升级和改造,通过并购提高产业集中度。

因为依靠小型民营企业完成转型升级是不现实的。

中国现在资本过剩。我们需要通过专业的资本管理机构整合和整理落后的生产能力,引导其走向新兴产业,将投机转化为价值投资,以此推动进步。

此外,私营企业的发展往往受到掌舵人的高度和远见的限制。作者认为温州或浙江没有所谓的职业经理人。

是老板做决定的。然而,由于这一代老板大多没有受过教育,开始工作很努力,他们的思维是有限的。企业组织结构封闭、排外,科技投入不足。与现代公司治理仍有一定差距。这些都直接影响到企业的创新和发展。这不仅是温州民营企业的现状,也反映了中国民营企业的狭隘性。由于上述问题,温州经济一直无法复苏。不用说,各种逃避债务的现象都很严重。信用体系的崩溃是最致命的。为了保护私人财富,老板以虚假破产和财产转移的方式逃避债务,从而损害了企业与银行、企业与企业、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

信用是财富的基石。信贷摧毁了经济,并立即崩溃。

然而,温州的社会信用体系需要重建。这是真正考验温州的时候了。

总而言之,所谓的温州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回到起点,看看温州的三种思维模式:赚取差价、寻找机会和投机。

首先,互联网消除了深圳1.6亿元彩票的信息不对称,因此不再有利润率。其次,现在产品的种类已经足够丰富了。人们需要好的产品,而不是如何找到它们,所以没有机会找到它们。最后,由于中国经济去杠杆化,市场投机越来越少空。

也就是说:温州人的思维方式在中国已经完全终结了!可以总结为:温州的发展思想得益于中国物资短缺的时代。那时,中国在卖方市场。温州通过小商品和大市场的广泛模式迅速占领了国内市场。现在,随着产能的大幅过剩,中国已经迅速转变为买方市场。价值创新取代了野蛮的增长,成为时代发展最重要的核心动力。

温州成为世界第一的勇气和胆识几乎就像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杀人和挡佛一样。

然而,现在中国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市场,你成功的机会很小。

此外:不管你有多聪明和努力,只要你放弃你的行业,你就会失去你的基础。

从中吸取了两个主要教训:第一,工业不能被边缘化;第二,创新是真正的驱动力。中国的野蛮发展阶段已经过去,它将进入更高的发展水平。未来,它将依赖创新创造价值。这意味着在社会上大量物质产品的基础上,如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深层需求是企业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中国的发展过去依赖勇气和决心,未来依赖知识和创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