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缺钱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乐视欠多少钱?

从2016年至今,乐视债务的消息似乎从未离开公众的视线。这让人们想知道乐视反生态系统中负债最多的是哪一部分。是运动、汽车、手机、电视,还是前几天引起如此大骚动的易用汽车?还有,它欠多少钱?2017年5月11日,欠钱的乐视体育在中国香港被曝光并起诉。

根据提交给中国香港高等法院的传票,宝丽来发展有限公司(PolarlineDevelopmentLtd)称其为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中国香港)有限公司,提供展示广告服务。

然而,工作完成后,乐视体育还没有结清两笔总额为107万港元(13.7万美元)的款项。宝丽来要求它支付原始金额加上利息、费用和其他赔偿。

2017年5月7日,李嘉诚旗下的和记环球电讯(Hutchison Global中国香港和3家家庭宽带用户突然无法收看乐视体育节目。

和记环球电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乐视云在计算了和记环球电讯长期逾期的网络服务费后,已经与乐视进行了多次联系,并敦促乐视履行合同条款,尽快结清欠款,但具体欠款数额尚不清楚。

还欠更多,影响版权的乐视体育已经花了很多钱去买。

例如,当债务超过1亿元时,乐视体育的三磷酸腺苷网球世界巡回赛版权合同已经终止。女子超级联赛的冠名费和媒体版权费拖欠约1000万元,几乎导致中国足协起诉。亚足联2675万美元(约1.85亿元人民币)的版权费逾期未付,这意味着乐视因1.8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而失去直播权。

乐视在2017年3月初因无力支付版权费,除了失去亚洲冠军和世界杯亚洲12强资格赛的广播权和信号制作权之外,还失去了超级新媒体的版权。

除了乐视会员,国安俱乐部对乐视也很有感情。2016年初,乐视与国安展开战略合作,计划投资20亿元,在两年内持有国安俱乐部50%的股份。然而,由于联赛注册时间的限制,乐视最终仅以5000万元赞助并命名国安。

由于乐视的资金被推迟,国安在第二次招聘中没有做出任何大动作。赛季结束后,国安和乐视分道扬镳。

可以理解的是,乐视欠下数亿美元,比如播放比赛的权利和团队命名费。然而,乐视体育没有想到的是,乐视体育还欠实习生和正式员工差旅费报销费以及之前收购的八达通电视签约主播的工资。

2017年2月28日,之前由乐视体育购买的直播平台八达通电视亚泰超级屯的主播马妈(Ma Ma)在微博上写道,去年他被乐视体育邀请参加超级屯秀,公司承诺报销个人支付的所有车费和住宿费。然而,自去年8月以来,他没有收到任何工资或补偿,在此期间,积极沟通失败。

一些参与乐视体育超级联赛“打击”项目的主持人表示,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该公司的工资和此前承诺的全额报销车费和住宿费一直拖欠。

后来,章鱼电视台足球评论员陈阳评论说,自去年6月以来,他只拿到了两个月的工资,目前拖欠了近2万英镑。

一名曾在乐视从事体育运动的学生表示,他去年在乐视体育的差旅费,包括高铁车票、住宿和餐饮费用近1万元,直到离职后才得到报销。

正当大家都在谈论乐视体育还欠谁钱的时候,黄健翔跳出来说乐视体育还欠我工资。

甚至现在的体育界也有一个口号:施乐欠你钱吗?人们开玩笑说,乐视似乎没有欠他们钱,就像他们近年来没有做运动一样。

乐视的手机欠了一大笔钱。乐视体育肯定不是拖累乐视生态的致命毒药。乐视的反生态理论自诞生以来就在业界引起了很大争议。汽车、手机、电视等领域业务的全面扩张也让乐视陷入了一个烧钱的大坑。

自去年11月以来,在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院施乐大厦门口,举着横幅讨债的人似乎从未停止过在10月5日中奖。

据报道,乐视拖欠供应商100亿元的货款。在华台湾代工制造商仁宝电脑(Renbao Computer)欠款超过17.9亿元,新力电子7.2亿元,好胜电子5200万元。在讨债供应商中,他们涵盖了手机业务、汽车业务、虚拟现实业务等多个领域。

去年,仁宝昆山宣布,截至2016年9月底,仁宝对乐视的应收账款为新台币82.9亿元(约合人民币17.94亿元),其中新台币42.5亿元(约合人民币9.19亿元)逾期1-180天,去年第三季度计提坏账准备1.16亿元。

2017年1月5日,新三板浩生电子发布仲裁公告。

公告显示,原告和被告因购买业务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被告应付原告款项共计1120.1万元,592.9万美元,现已支付利息,共计5174.4万元。

根据中国台湾零部件分销商巨头大会(General Assembly)发布的最新财务报告,乐视仍未偿还任何坏账。

债转股可能是乐视能想到的解决供应链中向供应商支付货款争议的唯一办法。结果,乐视的十亿美元债权人都成为了乐视的新股东。

2017年2月14日,乐视致新引入信实国际作为战略投资者。Letv.com发布的公告(30.68停牌与收购)显示,信实国际的子公司信实电子(Reliance Electronics)认购了7.2亿股全部增资,占股份的2.3438%。

2017年3月28日,乐视宣布,乐视致新为增资扩股引入的股东仁宝昆山投资7亿元,增资后持有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15%,其中注册资本703.59万元,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

同时,双方同意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易。

此外,从乐视致新股权的披露来看,另一家乐视手机供应商舒博德(Shobede)(17.05停牌并收购)科技在新日之后、仁宝之前持有乐视致新的股份。目前,乐视致新约占0.05%的股份。具体投资额尚不清楚。

十亿美元的债权人都成了新股东,而仍有一些散户债权人无法获得资金。

2017年4月12日,来自浙江杭州、四川成都、安徽合肥、湖南长沙、广东深圳、江苏南京和湖北武汉的36家乐视供应商(主要是广告代理公司和少数负责在全国推广乐视活动的装饰公司)分别组成了讨债联盟,决心与乐视7200万元债务奋战到底。

作为乐视的供应商,他们处于整个生态链的底部,随着乐视的整体波动而波动。一旦乐视没有支付他们的工资,对他们来说将是生死攸关的危机。

除了开头提到的两个中国香港企业,乐视的其他业务在中国香港也有很多债务纠纷。今年3月,乐视被中国新岛集团香港公司以593,000港元以及广告费用和利息进行索赔。

2016年8月12日,乐视据报道欠领先媒体1460万港元服务费。12月1日,香港经济日报中国有限公司向中国香港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从乐视追回53.5万港元欠款、利息和律师费。

除了持续的国内债务回收,乐视在美国的汽车业务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2017年3月初,美国媒体报道,乐视在美国投资的法拉第未来项目(Faraday Future Project)从去年9月1日开始拖欠工厂建设承包商的费用。

此外,法拉第未来在拉斯维加斯附近建造一座价值10亿美元的工厂可能面临关闭。

还有支一,他被发现拖欠超过5000万供应商的货款,甚至他的13亿贷款。他还被创始人指控挪用乐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