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四”自查基本完成同业拆借、金融和表外业务为重点领域。

3月底,银监会出台了“三违规”、“三套利”和“四违规”专项治理措施。

关于“3·34”检查的进展,银监会审慎规划局局长肖袁琪8月18日表示,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基本完成自查,后续监管检查和整改问责工作有序推进。

银监会现场检查局副局长林莉也表示,从组织实施的角度来看,“三三四”检查一方面按照既定的安排和安排开展工作;另一方面,充分考虑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复杂性、风险管理水平、内部控制和合规能力,科学把握其实力和节奏。

“目前,机构自查基本结束,各级监管机构检查接近尾声。我们正在收集、总结和分析各方面的情况。

她说,总体而言,专项治理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部分隐患得到妥善解决,部分初期问题得到及时解决,部分问题机构和责任人员受到严厉处罚。

下一步将继续进行问题整改,督促银行机构进行调查和改革,同时进行调查和改革,严格依法监督和控制,坚持违规者必须严格查处和纠正。

此外,还将弥补监管的不足,增强制度的执行力和约束力。

肖袁琪还提到,控制混乱主要是为了抓住银行业混乱中最突出的领域:同行、财富管理和表外业务。

他解释说,他选择这三个领域的原因首先是因为这三种类型的企业在过去经历了最快的增长,甚至是残酷的增长,在某些年份增长率超过了100%。

在这些商业领域,资本空转移现象也最为突出。无序的图像产生于混乱,并且容易产生潜在的风险。相关制度和方法不完善,风险点多。它们之间的互相关非常显著。有些产品过于复杂,因此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渗透,基础资产也看不见。

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为了纠正银行业混乱局面,我们必须坚持将对实体经济的冲击降至最低。

“这三个领域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最小;整治取得成效后,是推动实体经济最明显、最直接的方式。

肖袁琪强调,银监会“不惩罚混乱”,而是从更宏观的角度出发,从金融业和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出发。

从工作方法的角度来看,首先,没有简单的一刀切的办法,但根据问题的性质和根源,对其进行分类和区别对待,有快有慢。

因为每一种乱象,性质不一样,形成机制不一样,问题的严重程度不一样。因为每种混乱在性质、形成机制和严重程度上都是不同的。

有些必须快刀斩乱麻,有些必须分析。

这也是整改工作被适当拖延的原因之一。

其次,整改工作分阶段进行,重点是落实和准确。

在总体目标的基础上,我们制定了阶段性目标,并根据自查、监督检查和日常检查进行了调整。

第三,在处理混乱时,我们强调前瞻性评估和干预。

混沌控制的影响和进展的预评估和预警。

一些企业需要提前干预,将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

第四,尽量减少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确保银行机构风险可控、稳定运行。

肖袁琪表示,通过混沌整顿的早期阶段,当前银行业务趋于规范化,银行资本从真实走向想象的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自混乱局面得到纠正以来,同行业的整体业务萎缩了。

今年上半年,银行业同行的资产和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收缩。

第二季度末,银行间资产负债余额均下降1.8万亿元。

银行间资产和负债的增长率由正增长变为负增长,分别为-5.6%和-2.3%。

同时,银行理财产品规模下降,增速降至一位数,同比下降35个百分点,理财余额累计下降1.9万亿元。

其中,银行间财务管理放缓最为明显,外包投资较混沌消除前减少5300多亿元。今年4月,委托贷款余额自2008年以来首次下降,新增房地产贷款减少。

肖袁琪认为,从同行的业务数据、渠道、财务管理、外包等方面来看。,控制混乱的效果开始显现。

然而,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混乱的纠正不能一夜之间完成,也不能指望立即完全解决。

发表评论